当前位置:主页 > 门诊时间 >

象牙的棋子

  虽然是流行的大众玩具,但安苏娜梅眼前的这套俨然彰显出了她身为法谢赫尔公主的身份。狭长的跳棋盒子用进口的乌木精心打磨而成,金银线加上各色宝石在盒体上镶嵌出莲花和游禽的生动图案,两色棋子则是用象牙和黄铜做的。安苏娜梅照例持象牙的白棋,可惜棋子的价值与棋手的水平成反比,安苏娜梅眼见自己无论如何也挡不住伊凤黄棋的路了,耐性顿时尽失,不由掷子嗔道:“伊凤,我今天快输给你第十局了,你就不能让我一下吗?”伊凤手疾眼快地在棋子落下矮桌前接住了它,将它放到一格上,淡然对安苏娜梅说:“其实你只要下在这里,就可以截了我所有棋子的路,公主,我已经在让你了呢。”安苏娜梅闻听此言更是郁闷得紧,一边大叫:“为什么老是这么无聊”,一边向席子上仰天倒去。却已经晚了,顶在安苏娜梅头上的香膏划着优美的弧线先一步落下,当了安苏娜梅的枕头,“噗”地一下被压得稀烂,牢牢地粘在了安苏娜梅的长发上。安苏娜梅却哈哈笑了起来,索性一把扯下了厚重的假发,抛给了旁边的侍女,露出了用散沫花汁染成金黄色的一头短发。她用力甩了甩有点粘的头发,对伊凤说:“我这样子怎么可以嫁到沙姆拉去啊!”公主边说边看着自己的双手,银绿相间的蛇形手镯从双腕蜿蜒而下,绕到了手背上,用红宝石做眼睛的蛇首非常生动微微昂起,衬得玉手分外秀雅。对于这件来自沙姆拉国王家的订婚礼物,素不喜欢累赘首饰的安苏娜梅却是十分看重。虽然白银在当时的埃及是相当名贵的金属,远胜于当地盛产的黄金,但这明显是和送礼物的人更有关系些。如果送礼物的王子,是下埃及最富饶国家的太子,他的英俊和善行被编为歌谣在民间广为流传,乃是无数少女的偶像,Mr.Perfect,待嫁公主最理想的夫婿,嫁给此人可谓是政治婚姻的最理想结局的话,那么想起这个人儿来,总不免会心动的。更何况,安苏娜梅可是偷偷和伊凤装扮成侍女尽量接近定亲团去验过货的,那王子当真有一副好皮相。而且,和安苏娜梅原定的婚嫁对象,法谢赫尔的太子,也就是安苏娜梅的亲弟弟比起来,更多了几分英武之气(也就是说Man得多),所以,安苏娜梅想到自己不用嫁给被自己欺负惯的弟弟而是这么个妙人简直做梦也会笑。当然,法谢赫尔的太子安苏那顿对这门亲事也绝对举双手赞成,对他而言,和这位狮头女神(其实就素母老虎咯)一起为维护王族的纯正血统而奋斗终生实在是件有点恐怖的事情呢。安苏娜梅的父王当然更是开心,反正本来不管安苏娜梅是否愿意,为了达成两国强强联盟的大业,她都得嫁给沙姆拉的王子,儿女们都对这门婚事满意,那就是是双赢了,实在是美满啊。伊凤对沉浸在美妙幻想中的高贵少女微微一笑,说:“你不需要为还没有发生的事情而提前担心呀!”安苏娜梅对伊凤的话却留了心,不由两眼灼灼地盯着女伴,问道:“你的意思是否是这件事情根本就不会发生?”伊凤早就习惯了公主的凌空瞪,很沉着地回答:“我可没有这么说过哦,太阳大了,公主,请回宫吧。”基于对伊凤的深刻了解,安苏娜梅知道这时候是再缠着她问也是没有用的,只得起身,向自己的宫殿走去。看了看捧着棋盒,按着礼数,保持着一步距离,默默跟在自己身侧的伊凤,安苏娜梅依旧在琢磨伊凤刚才的话。安苏娜梅虽然个性开朗,但目前这个比较敏感的时刻,不由她不对伊凤的话多留点心。法谢赫尔的国王和太子目前双双离国出征在外,和沙姆拉联手以四万兵力合攻临近底比斯的卡比纳国。相对于卡比纳举国而出的两万多军队,两亲家的联合大军明显具有压倒性的优势。所以,父王带着太子一起出征,为的是煞费苦心地让他在这场必胜的战役中取得荣耀,建立自己的威信。虽然冒着王位后继无人的危险,但在目前这种大好形式下,倒也是最稳妥迅速的方法。但安苏娜梅却总是隐约感到不安,或许是由于伊凤的奇怪反应引起的。她似乎一点也不关心这场战争,要知道伊凤这人可是最喜欢发表评论.可是这次,当安苏娜梅告诉她前线战报时,伊凤竟然总是很老套地说:“神佑吾王”,然后会反问安苏娜梅,“若你带兵你会怎么安排”或者是转移到“公主是否有兴趣去骑马”之类的事情上去,简直是太奇怪了呢。其实,安苏娜梅倒是很期待伊凤就此起个话头,那就可以说下去,谈谈未来的夫婿,嘲笑一下打架(或者说比武)老是输给自己的弟弟。